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催情什么好 > 直擊華中大旱:78歲老人第一次見洪湖水干(圖)

直擊華中大旱:78歲老人第一次見洪湖水干(圖)


/ 2020-04-02

  監利,這個曾在1998年特大洪災中讓國人記住的縣城,在今年夏天卻遭遇了“歷史的玩笑”“防汛季節卻抗起了旱”。作為全國糧食生產大縣、湖北省糧食生產第一縣,監利在此次旱災中遭受重創。由於它特殊的農業地位,旱災帶來的影響有可能牽一發動全局。

  今年以來,全縣降雨量累計為182毫米,比歷史同期偏少57%,受旱面積達205.6萬畝,其中重旱150萬畝,絕收面積9.98萬畝。5月22日前后,全縣普降中到大雨,平均降雨量超過50毫米。

  這場雨,給干渴的農田帶來一絲甘泉,但仍無法撫平村民心頭的悲痛,“這點雨,頂多給龍蝦洗個澡,不頂什麼用”,監利汴河鎮村民李炳培說,該死的都死光了,該絕收的也絕收了。

  汴河鎮位於洪湖西部,是監利縣此次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今年3月,監利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雨,旱災初露端倪。作為一位老漁民,李炳培當時根本就不相信真會有旱災,“我在這裡生活了51年,隻聽過發洪水,不知道干旱什麼樣”。

  當時,他堅持自己的養殖計劃,養了12畝魚苗、螃蟹,“沒想到,老天就是和我作對,從那以后幾乎再也沒下過雨”,他說,現在所養的魚蟹都死了個精光,4萬多元投資化為泡影。

  “從沒見洪湖水干過”,王垸村四組李功旭大爺今年78歲,在他印象中,“洪湖水干”是小時候玩游戲時小朋友的玩笑話,表示某件事情不可能發生,“沒想到在我年紀這麼大的時候,真見証了湖水見底”。

  記者注意到,靠近洪湖的稻田,龜裂嚴重,泥土異常堅硬,可伸進拳頭的裂縫在田裡隨處可見,秧苗干枯,干死后的田螺用手輕輕一捻,便成粉末。

  村民介紹,稻田干裂,需重新翻耕,但翻耕后對糧食產量或多或少會有影響,隻能改種經濟作物。如旱情繼續惡化,就連棉花、芝麻、黃豆等經濟作物都不能改種。

  因無獨立水系,村民為了保稻田用水,大多隻能選擇打機井,從地下取水來灌溉秧田。打一口機井,需要1800元,可灌溉10畝農田。

  據介紹,全鎮受旱面積16.5萬畝,2萬畝需翻種,11萬畝需改種。如降雨量未達到一定程度,旱情將進一步惡化。

  “根據我們得到的信息,未來長江中下游沒有明顯的降雨,旱情還將持續。”昨日,長江委水文局氣象預報處一位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28日至29日長江中上游有一次局部中到大雨的降水,但范圍小,對中下游影響微弱。

  進入5月份后,長江中下游降水較前期有所增加,但24日以后,降水過程基本結束。據中央氣象台預計,27日至29日,長江中下游部分地區將出現日最高氣溫達34℃-36℃的晴熱或高溫天氣,部分地區旱情將持續或發展。有媒體報道,持續的干旱使得開通以來一直暢通無阻的長江武漢至蕪湖段航道面臨35年首次關閉的危險。

  據該負責人介紹,昨日14時,城陵磯、漢口、九江、大通站水位分別為23.69米、17.01米、11.13米、6.62米,后三者繼續保持回落。晚間18時,宜昌水位42.55米﹔三峽水庫水位152.15米,較實施補水前最高水位下降約22.5米。由於入不敷出,三峽水庫水位跌幅明顯,目前離6月10日的預定水位145米僅有7.15米。(責任編輯:蔣琪)>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