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催情什么好 > 長江中下游大旱調查:主因多地電站攔水發電

長江中下游大旱調查:主因多地電站攔水發電


/ 2020-04-02

  5月24日,一位漁民站在洪湖自然保護區中心區開裂的湖底。23日的一場大雨,這裡積了15厘米雨水。本版攝影本報記者趙亢

  雖然三峽工程具備正常運用條件,但長江干流洪水來量大與泄洪能力不足的矛盾仍然存在,即使三峽工程全面發揮作用,如果再遇1954年大洪水,長江中下游仍有超額洪水需安排出路。在抗擊嚴重干旱時,也要認識當前長江防洪形勢決非高枕無憂,不可低估防洪艱巨性。

  本報訊根據國家防總的消息,從今日開始到6月10日,三峽水庫將增加下泄流量,抬升長江中下游干流水位。

  5月20日,國家防總召集長江防總、國務院三峽辦、國家電網公司、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等部門和單位,針對長江中下游各省份抗旱用水,決定自5月20日至24日,三峽水庫按日均出庫10000立方米每秒左右泄水。

  為了增加泄水效果,國家防總決定從今日開始至6月10日,三峽水庫日均下泄流量加大到11000—12000立方米每秒。

  記者24日從國家防總指揮部獲悉,國家防總、監察部近日聯合通報了全國主要防洪工程和抗旱行政責任人名單。國家防總、監察部聯合通報了全國大江大河、大型及防洪重點中型水庫、主要蓄滯洪區、重點防洪城市防汛行政責任人和抗旱行政責任人名單,公布防汛抗旱行政責任人共計1902人(次),接受社會監督。

  據中央氣象台消息,未來一周將以晴熱天氣為主,雨水較少,缺水狀況將持續。湖北東南部、安徽中部、江蘇南部、湖南東北部、江西北部、浙江北部、貴州西北部等地仍存在中到重度氣象干旱。

  5月23日,國家減災委、民政部啟動旱災四級救災應急響應,會同財政部派出聯合工作組,分赴受旱較重的湖北、湖南兩省協助救災。

  據新華社電記者調查發現,之所以守著大江大湖“叫渴”,有不少人為因素在起作用,如小水電站攔水發電影響抗旱。另外,一些地方沒有汛期抗旱的經驗,“有些束手無策”。

  異常天氣現象是造成干旱的“禍首”。湖北省氣象局武漢區域氣候中心副主任周月華說,受拉尼娜氣候現象影響,去年底以來大氣環流異常,暖濕氣流無法深入到長江中下游地區,造成大部分地區降雨偏少。

  一些基層水利干部反映,天災之外,還有不少人為影響因素。首先是河道湖泊非法挖沙,使河道嚴重下切,水位下降,沿湖沿江地區取水困難。另一個人為因素是,一些地方小水電站快速發展,成為抗旱“攔路虎”。在江西、湖北、湖南,許多主要河流及其支流均建有電站,人為控制上游來水。正當中下游地區需要用水時,這些電站卻大量攔蓄水發電。第三個人為因素是,各地許多水利設施灌溉設施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修建的,很難滿足抗旱需要。

  江西省防辦總工程師史小平坦言,一些地方的汛期抗旱預案還是空白。部分基層干部表示,多年來很少想到汛期會出現嚴重干旱,缺乏應對措施。江西安義縣等地一些鄉鎮干部說,面對春旱“我們有些束手無策”。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邊是家鄉。”黃益忠的家,就在岸邊的洪湖市螺山鎮官墩漁場。往年,這位漁場場長會揮動雙槳,駛一條木船下湖。現在,他改用竹篙,小心揮一下,船還是碰到了其他漁船。一條不足5米寬的河裡,最深處隻有30厘米,拔出的竹篙上,帶滿了泥。

  據洪湖濕地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統計,洪湖有水面積約53萬畝,目前已不足40萬畝。而官墩漁場是受災最重的地區之一。

  黃益忠告訴記者,官墩漁場有漁民354人,在大約5000畝的洪湖水面上種蓮藕,養黑魚、螃蟹和淡水海蜇。持續干旱幾乎摧毀了所有的養殖業,漁場損失約500萬到600萬元,“辛辛苦苦搞十年,一旱回到解放前。”

  氣象部門統計,今年洪湖市降雨量,與往年相比減少七成,旱情為70年一遇。讓黃益忠不解的是,去年是洪災,今年卻是旱災。

  官墩漁場漁民舒先國承包了100畝湖面,養殖淡水海蜇。如今海蜇死光,損失30多萬元,“幾乎傾家蕩產”。幾天前,舒先國收到了洪湖市民政局送來的救災物資———1箱礦泉水、7斤綠豆和16個咸鴨蛋,生活仍很艱難,他每天要到集鎮上買桶裝水。

  黃益忠說,漁場還有上百艘以船為家的漁民。這些漁民吃住在船上。沒了水,隻能舍船棄家,被暫時安頓在鎮福利院。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