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催情什么好 > 人為攔截水資源后湖泊生死劫

人為攔截水資源后湖泊生死劫


/ 2020-04-02

  上世紀70年代,老余家現在的農田還是煙波浩渺的洪湖。當時的一道命令,逼洪湖讓出了20萬畝良田。很快,糧食高產帶來的喜悅,掩蓋了人們對湖泊縮小的擔憂。

  人類挺進,湖泊消退﹔村庄擴張,水系萎縮———洪湖邊一位78歲老人不無恐慌地感嘆“居然看見了洪湖水干”時,我們無法否認,進與退之間,誰贏得了這場博弈,遠沒有答案。

  對於罕見的大旱,專家和普通百姓在接受採訪時異口同聲說,“老天爺的因素是首位的”,但也不否認人類的活動也在深刻影響“老天爺”。

  一曲洪湖水,天下揚美名。“以前那可真是浪打浪。”洪湖老漁民李功旭感嘆,其實波浪滾翻的美景,早已消失多年。

  洪湖濕地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辦公室主任曾曉東介紹,以這四個湖泊為主的水系,承擔著長江中游地區涵養水分的作用。在水系缺水時,它們承擔著釋放水源的作用,可直接緩解旱情。每年夏季,湖水蒸發加劇,但4個湖互為作用,產生很多鏈式效應。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情況發生變化。當地政府立下“插到湖心、收到湖底”的誓言,圍湖造田不僅為了生存,更是一種任務。沒幾年,“四大湖”中的三湖、白露湖消失,成為稻田。之后,江漢平原的一眾小湖泊也先后消失。

  “就像家裡有個老父親,原來4個兄弟一起贍養,現在隻剩兩個了,壓力劇增。”曾曉東說,4個湖泊的調蓄功能由其他兩個來承擔,但“任務”卻沒有減輕,問題層出不窮。他不無遺憾地說,如果這些“消失的湖”今年還在,旱情肯定會有所緩解。

  目前洪湖的現狀,“要它裝水的時候它裝不了水,要它泄洪時又力有不逮。”監利縣“三防”辦公室的雷運學說。

  去年夏天,洪湖周邊下了一場“有史以來最大的暴雨”。當地氣象部門數據顯示,連續降水量平均566毫米,超歷史同期最大值,導致當地出現大面積洪澇災害,連洪湖市街頭的水都有1米多深,城鄉百姓和洪湖漁民損失慘重。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